最近几天,微博热搜宛如被翟天临承包,可惜涉及的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前脚刚在春晚节目《“儿子”回来了》中饰演了匡扶正义的打假警察,后脚就被学术圈扒了个底儿掉,直指涉嫌学术造假问题,连学位都存了疑…如此密集的热度,还真叫人消受不起。

一定还有忙着过年没赶上吃瓜的朋友吧?那斯文就先来给大家讲讲,翟天临的“学霸”人设,到底是怎样一步步崩塌的。

以往大家眼里的翟天临,跟“演技”和“学霸”牢牢捆绑在一起。

2017年参加《演员的诞生》,翟天临的精彩表现让更多人发现了这个宝藏男孩。之前演过的经典角色被起底,演技好却名声不显的翟天临,借此圈了一大波粉。

元旦前一天,他在微博上晒出了北京大学博士后录用通知书,到此为止,集齐了北电硕士、北电博士、北大博士后的翟天临,可以说是娱乐圈学历最高的明星了。

坐拥如此光鲜的履历,翟天临却很快被人质疑在学历上“德不配位”。

对吃瓜群众来讲,问题出在去年的一场直播上。弹幕里有粉丝问他的论文能不能在知网搜到,翟天临的反应是:知网是什么东西啊?

中国知网,作为国内最基本、全面、权威的论文搜索平台,一个博士后说自己不知道知网,大概就相当于高考生说自己不知道五三,购物达人说自己不知道淘宝吧。

这种一听就知道不靠谱的事儿,翟天临工作室的解释是,他不忍回忆那段艰辛的岁月,这是一种幽默的调侃。

而翟天临本人的解释则是开玩笑:我说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

就…很不巧,这回真有人信了,还是向来最爱较真儿的学术圈。

只不过他们的关注重点,已经从吃瓜群众调侃向的“不知知网翟天临”,上升到了更为严肃客观的“为什么翟天临博士毕业却没有公开发表的论文”。

去年毕业季时,翟天临就因为在微博吐槽自己为写论文头秃,引发了一波全民催论文热潮。

大家都对翟天临的毕业论文疯狂催更,这其中就包括正儿八经的学术圈。当然了,吃瓜群众大多催着催着就忘了,而学术圈催着催着却发现了问题:翟天临已经毕业了,那么他的论文呢?

知网上搜不到,工作室的解释是,学校论文由校方统一上传,翟天临这届学生的论文,今年上半年就会在知网上公开。

2019年已经来了,想必翟天临的毕业论文也不会太远。

可想看论文心切的学术圈各位,又在全网找论文途中发现了新的问题:应该在答辩之前就公开发表2篇学术论文的翟天临,怎么连篇像样的论文都没有?

按照北电2013年发布的学位授予细则,博士研究生在参加答辩前,要求已经至少公开发表2篇学术论文,其中一篇必须发表在国内核心刊物,且为入学后独立撰写。(翟天临2014年入学

在翟天临这一届,学校还不接受用稿通知。也就是说,去参加2018届毕业答辩的博士生,必须有已经发表出来的2篇学术论文。(用稿通知:决定录用但尚未发布

这个规定按理来说对翟天临也不例外,可很遗憾,他的论文却恰恰成了这个例外。我们可以查到,在北电图书馆里,署名“翟天临”的文章一共有三篇。

《名人读意林》并不是论文,只是《意林》上一句话的简单题字。

《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2018年发表在《广电时评》。

《如何用“下意识”让表演更生动鲜活?》,2018年发表在《综艺报》。

第一篇连文章都不算,后两篇虽然是正经论文,可不论《广电时评》还是《综艺报》,都不算国家认定的学术期刊。

也就是说,翟天临在尚不符合北电博士生毕业答辩条件的情况下,不仅通过了答辩,还顺利毕业,拿到了学位,甚至考上了博士后。

而这样的配置,在工作室口中,却是“在读期间学术性论文发表质量达标”…

说到质量,斯文不得不提三篇中看上去最靠谱的,发表在《广电时评》上那篇。经学术圈打假群众查证,查重结果高达40%。

别说博士毕业了,斯文当年本科毕业答辩的时候都被老师耳提面命,论文查重率绝不可以超过20%,否则就拿不到毕业证。

翟天临学术造假这件事,目前已经被人民日报、共青团等点名关注。在被四川大学摆进“学术不端”案例后,北电成立了专项调查组,北大也做出承诺,将根据北电的调查结果按规定做出处理。

至此,翟天临的学位命悬一线。可谁也没想到,调查结果尚且没出来呢,吃瓜群众就顺着翟天临这条线,迫不及待挖出了他博导以及院长的新瓜…

先来说说这位博导,名叫陈浥,是现任北电表演学院的党总支、副院长,2018届博士生中只负责翟天临一个人。

陈浥的最高学历只有本科,按照北电对无博士学位博导的基本要求,他需要提交相当于博士论文水平和分量的原创性专著,且在近5年内,需要在国内外核心期刊上至少发表8篇学术论文,或出版2部学术专著。

论文方面,知网检索结果,0篇。

著作方面,要么是多人合著,要么是陈浥主编,目前尚未发现有独立撰写。

一个并不符合博导要求的导师陈浥,带出一个疑似学术造假的翟天临。斯文原本以为这已经是对北电名声的重创了,直到大家顺着博导又挖到了院长…

北电现任党委常委、表演学院院长张辉,1969年生人,和原配离婚后,娶了自己2010级的学生刘熙阳。女方生于1993年,是杨紫和张一山的同学,平时和杨紫互动蛮多。

虽然双方相差24岁,但本着恋爱自由的原则,斯文对老少恋和师生恋并没有什么意见。张辉和刘熙阳这一对的问题,大多暴露在电影《一纸婚约》上。

两人分别担任电影的男女主角,杨紫、关晓彤、张一山,金鹰视后刘佳、金鸡影后娜仁花、金鸡影帝赵君,通通给二人做配。

《一纸婚约》这部影片,是张辉自导自演。出品公司青年电影制片厂由北电100%持股,而制作公司恩慧文化,则在刘熙阳名下。

这个配置意味着什么呢?如果影片火了,那张辉就花公家钱捧红了自己的小娇妻,如果影片没有火,那两人也不会赔钱,至少还可以赚一笔制作费。

虽然目前的豆瓣评分只有3.1分,刘熙阳却凭着《一纸婚约》拿到了意大利中国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

大概因为北电就是电影节的合作单位吧?这波骚操作,让斯文不得不感叹一句真爱无敌…

然而这还不算完,据网友爆料,张辉现在也开始做博导了,而他读博时的导师,就是翟天临的博导陈浥。

张辉目前带的博士生益才,就是《一纸婚约》的制作人,也是刘熙阳的同班同学,疑似张辉的外甥。

但,益才现在也被质疑学术造假了

他在2014年免试直升硕士,主要归功于一篇发表在核心期刊的论文。

可网友继续深扒下去,却发现这篇C刊学术论文,本质上只是对张辉的访谈…

这到底是什么吊诡的肥水不流外人田??

谁也没想到,翟天临直播中的一时嘴快,会崩掉他的学霸人设。而顺着这条线摸下去,院长的感情问题又让北电学术圈陷入了“学术造假”的疑云。

随着一桩桩一件件“丑闻”被曝出,关注的人会越来越多,舆论场的方向也逐渐趋向不可控,在无数表演爱好者心中一度崇高无比的北电,正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下神坛。

这未必是一件坏事,比起维持所谓象牙塔的纯洁,借此机会让向来有些“高冷”的学术圈暴露在阳光下,让它接受更多的注视和监督,也许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学术造假”的现象。

诚然,我们对学术造假绝不姑息,可斯文绝不希望北电这一连串瓜就到翟天临为止了。所有那些被质疑的、被曝光的、被举报的,希望北电能够早日给出处理结果,而我们这些所谓的“吃瓜群众”,也能早日得知真相。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