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宋祖礼 视频 汪鹏翀

对于娱乐圈的“人设崩塌”,吃瓜群众可能已经见怪不怪了。然而,我们不能容忍一个走上国内一流高校“学历之巅”的人,轻易就垮塌下去,因为他的“人设”不仅有娱乐圈的流量铺垫,更有顶级学术殿堂的学术“背书”。

01:34

一个娱乐明星形象垮塌了,观众只需“用眼球投票”,不再消费其作品也就罢了。然而一个刚被北京大学聘为博士后的北电博士,三千字的论文都写不好,这不是在踢娱乐圈的屁股,这分明就是在打学术圈的脸!

▲翟天临在微博上传的录取通知书

令人担忧的是,自2月7日相关平台曝光翟天临没有公开发表的论文开始,到翟天临的履历被扒及其3000字的论文被查到重复率高达40.4%,四天来,深扒、查重,都来自曾被论文“折磨”的网友。

▲网友评论

那么问题来了,这四天中,此事真正的相关方在做什么?

除了翟天临的团队贴出了一个求锤得锤的公告,北京电影学院与北京大学至今全无回应。而被传出将翟天临列入“学术不端案例库”的四川大学,如今相关官网并无记录,尽管川大官微下对“硬刚”的做法赞誉颇多,但其对此事真假却再无回应。

▲网传截图

学术圈如此鸵鸟姿态,莫非想让娱乐圈的事情止步于娱乐圈?

火已经烧到了家门口,却各自默契地修起了“闭口禅”,除了坐视事态发酵,意义何在?

如果说对自己声誉的爱惜是一个人对其社会地位的起码自重,那么对自身学术尊严的珍视就应该是一个学术机构的羞耻底线。

有意思的是,在四川大学学术诚信与科学探索网上,笔者没有看到这篇《翟天临博士毕业却不识知网?工作室与本尊齐回应》,却看到了同济大学樊秀娣博士所作的文章:《惩治学术不端,“纵容”是最大“敌人”》(原文查看:http://xscx.scu.edu.cn/info/1004/10259.htm)。

▲学术诚信与科学探索网截图

在文章中,樊秀娣博士将国内学术造假乱象的原因归结为学术机构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文中写到:

“反观我国,学术机构内部成员的学术不端问题几乎都是由外部‘捅出’。许多学术不端问题不是机构领导不知情或无人举报,而是领导‘睁眼闭眼’任其发展的‘纵容’行为。”

此言可谓翟天临学术问题爆发的谶语。

樊秀娣博士还写到:

“纵容学术不端之风一旦形成气候,除非有外力介入,一般难以打破。这种带有组织纵容性质的学术不端问题,既是国内学术不端呈现的一种现象,也是学术‘打假’成效不很明显的根源。”

此语可谓相关学术机构处置翟天临一事的谏言!

标签: none